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爱在倾城时光里》大结局在线阅读 第6章 只要你陪我

发表时间:2018-10-22 12:27:53    编辑:勾嘴笑
主人公叫凌尚翊乔书凝的小说叫《爱在倾城时光里》,本小说的作者是栀子探戈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不但没有要松开我的意思,反而上前一步,微微俯身,几乎是和我鼻尖对着鼻尖。突然放大的俊脸映在眼中,我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的气息果然还是那么的霸道。“放开你?呵呵……”他...

-->
爱在倾城时光里

新书推荐,《爱在倾城时光里》是栀子探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尚翊乔书凝,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小三劝退师,没想到我也有被骗婚被小三的一天。摆脱了渣男,我元气大伤,是凌尚翊带我走出阴霾。他给我找颗心脏,我替他生个孩子,本是银货两讫的交易,我却渐渐失心。一场官司,引出深埋多年的秘密,直到他亲手...

作者:栀子探戈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

《爱在倾城时光里》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凌尚翊乔书凝的小说叫《爱在倾城时光里》,本小说的作者是栀子探戈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不但没有要松开我的意思,反而上前一步,微微俯身,几乎是和我鼻尖对着鼻尖。突然放大的俊脸映在眼中,我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的气息果然还是那么的霸道。“放开你?呵呵……”他...

《爱在倾城时光里》 第6章 只要你陪我 免费试读

他不但没有要松开我的意思,反而上前一步,微微俯身,几乎是和我鼻尖对着鼻尖。

突然放大的俊脸映在眼中,我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的气息果然还是那么的霸道。

“放开你?呵呵……”他的目光紧锁着我,突然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你不是说我服务不错嘛?怎么,下了床就不认人了?”

我登时想起上次临走前自己留下的那张纸条,脸刷的红了一片,又羞又愤。

“你到底想干什么,从始至终我才是受害者好吗!要不是你夺走了我的摄像机,我至于翻墙到你房间里吗!而且,你强迫我和你发生那种关系,难道我就不能羞辱你一下吗!”

“原来是这样。”他突然微微眯起双眸,流露出几分危险的气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我面前敢这么嚣张,既然你能留下那张纸条,就该想到这件事情没完的。”

他说完这句话,一只手突然紧搂住我的腰,滚烫的肌肤几乎要把我给烫伤。

我浑身开始轻微的战栗起来,扭了扭身体企图避开他的触碰,“你个流氓!快放开我!不然我可要喊人了!”

面前他的鼻息却突然加重,眼眸骤然暗了暗,“你要是再乱扭,我现在就办了你!”

我吓得立刻定住,没敢再动一下,“算我求你了,上次留纸条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你就当从没发生过行吗?”

“不行。”他毫不犹豫的否定了我,“要想我放过你,简单,只要陪我睡一晚。”

“不行!”我红着脸立刻摇头,“你……你这人简直是趁火打劫!其他条件都可以,但是这个,绝对不行!”

“你确定?”他挑起眉头,戏谑的看着我,“我已经把你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立刻把从酒店内部调出的录像寄到你家去,要是被你妈看到自家乖女儿和陌生男人在酒店开房,你觉得她会不会对你大失所望?”

“你卑鄙!”他的话像是猛的一棍子,重重砸在了我的七寸上,我从小就是单亲家庭长大,和我妈相依为命,这事儿绝对不能被我妈知道!

一直以来,我都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她要是知道我出了这种事情,一定会受不了**的!

我觉得浑身冰冷,死命咬住下唇,纠结片刻后,只能艰难点头答应。

“好,我答应你!不过说好了,就一晚上!事后你绝不能反悔,我们的事情就彻底翻篇,就算偶然碰面也完全当做不认识!”

“呵,早答应下来多好,非要逼我使出杀手锏,破坏气氛。”他笑了笑,突然凑上前轻咬我耳垂,**的我浑身猛然战栗。

“还挺敏感……”在我愤怒前他迅速后退松开了我,手里拿着车钥匙晃了晃,“时间不早了,跟我走吧。”

我看着他的背影,死命攥紧拳头,憋住眼眶中委屈的泪水。

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短短几天内,经历了被小三,被绿这种恶心事情不说,竟然还莫名其妙的招惹上眼前这个奸诈的男人,简直是衰到家了!

我被逼无奈上了他的车,去酒店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话,气氛有些古怪。

进了酒店房间,他让我先去洗澡,这么一句话瞬间让我羞耻到极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脑子突然一热,直接走到他旁边,将他整个人往床上一扑,“我偏就不洗了,嫌我脏吗?嫌我脏的话你就放我回去吧!”

爱在倾城时光里
爱在倾城时光里
栀子探戈/著| 短篇| 连载中
新书推荐,《爱在倾城时光里》是栀子探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尚翊乔书凝,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小三劝退师,没想到我也有被骗婚被小三的一天。摆脱了渣男,我元气大伤,是凌尚翊带我走出阴霾。他给我找颗心脏,我替他生个孩子,本是银货两讫的交易,我却渐渐失心。一场官司,引出深埋多年的秘密,直到他亲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