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精品热文《余生有你伴我走》伊君心凌寒生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发表时间:2019-04-01 14:14:32    编辑:泪冰清
主人公叫伊君心凌寒生的小说是《余生有你伴我走》,它的作者是打小就耍酷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伊君心一愣,接着就感受到了脖子上传来的撕咬。她心头一寒,大力挣扎,嘶喊道:“凌寒生!你放开我!”过了一会儿,凌寒生缓缓抬起头,眼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异常恐怖。伊君心惊骇,也顾不得自己狼狈的姿态和...

-->
余生有你伴我走

完整版小说《余生有你伴我走》是打小就耍酷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伊君心凌寒生,内容主要讲述:伊君心,爱凌寒生爱了十年,爱的筋疲力竭,爱的遍体鳞伤……绝望之际,深渊边缘,那个伤她至深的人,朝她伸出的手,是握是放?...

作者:打小就耍酷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余生有你伴我走》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伊君心凌寒生的小说是《余生有你伴我走》,它的作者是打小就耍酷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伊君心一愣,接着就感受到了脖子上传来的撕咬。她心头一寒,大力挣扎,嘶喊道:“凌寒生!你放开我!”过了一会儿,凌寒生缓缓抬起头,眼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异常恐怖。伊君心惊骇,也顾不得自己狼狈的姿态和...

《余生有你伴我走》 第二章 发狠,羞辱 免费试读

伊君心一愣,接着就感受到了脖子上传来的撕咬。她心头一寒,大力挣扎,嘶喊道:“凌寒生!你放开我!”

过了一会儿,凌寒生缓缓抬起头,眼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异常恐怖。

伊君心惊骇,也顾不得自己狼狈的姿态和刚刚的争执,连忙扶上凌寒生的手臂,紧张的问道:“寒生,寒生,你怎么了?”

虐打,责骂,羞辱,折磨

幼时,被继母虐待的画面一幕幕侵袭上凌寒生的心头,刺激着他的精神!

伊君心刚刚那副讽刺而又狰狞的模样,与当年那个狠毒的女人简直如出一辙,一样的令人厌恶恨毒!

他厌恶女人,更加厌恶与任何女人的碰触,除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婧琰,跟任何女人有任何碰触,都会让他反胃到想要杀人!

但是婧琰让他不忍心碰触,甚至觉得那是一种玷污,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却让他想狠狠的压在身下贯穿折磨!

想到这,凌寒生目光逐渐幽沉,他低头在伊君心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然后直接将人抱了起来,走进了休息室。

伊君心被无情的扔到了休息室的大床上,重重的一摔,让她既难受又惊悚。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凌寒生的身体已经压了上来。

接着,干涩的痛楚传遍全身,伊君心静静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猛地咬破了自己的下唇。

痛楚,耻辱,蔓延

待伊君心再次具有清醒的意识的时候,是被手机铃声震起来的。

她迷迷糊糊的往旁边看去,看到的是自己吵翻天的手机和手机下的一套干净的衣服。

伊君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表,已经是下午六点半。她心里松了口气,伸手拿起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电话另一边,一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心儿,你以为你故意把证据透给凌寒生,让他追根溯源销毁证据,赵婧琰和月笙集团就可以顺利逃过一劫吗?”

伊君心脸色一白,匆匆起身拽起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伊君许,你为什么总是要跟月笙过不去?!”

“因为凌寒生和赵婧琰欺负的是我的妹妹。”

对方的声音很温柔,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对伊君心而言却是十分的冰冷。

“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届时赵婧琰还没有离开月笙集团,我不但会回国,亲自把她处理掉。

而且,我还会不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去针对月笙集团,让月笙这个公司这个品牌不复存在。”

“你疯了!”伊君心心头一颤,压低了声音吼道:“你要拿爱伊去和月笙死磕吗?!那是父亲的心血,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电话另一边顿了顿,传过来的声音既温柔又深情,“为了你。心儿,你要相信,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那你更不应该这么做!”伊君心抬手摁着太阳穴,压低的声音十分沙哑,“我想让凌寒生和月笙集团安安稳稳的!哥哥拜托你不要这样!”

对方显然是不愿面对这个问题,直截了当的说道:“心儿,赵婧琰的把柄哥哥这里还有很多可以提供给你,而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喂——”

伊君心气恼的看着对方挂掉的电话,无力的撑着洗手台低下了头。

赵婧琰的负面消息,势必会影响月笙集团,而且她不知道,凌寒生为了那个女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伊君心紧紧的握着手机,闭上了眼。

十分钟后,整理好情绪的伊君心,衣装得体妆容精致的走出了休息室。

与此同时,赵婧琰推门走了进了办公室。

两人四目相对,神色各异。

余生有你伴我走
余生有你伴我走
打小就耍酷/著| 言情| 已完结
完整版小说《余生有你伴我走》是打小就耍酷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伊君心凌寒生,内容主要讲述:伊君心,爱凌寒生爱了十年,爱的筋疲力竭,爱的遍体鳞伤……绝望之际,深渊边缘,那个伤她至深的人,朝她伸出的手,是握是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