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渡劫之王by王离李幽鹊精彩章节 王离李幽鹊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09-20 13:57:52    编辑:皓雪殇
热门小说《渡劫之王》由无罪所编写的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离李幽鹊,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因为无比坚信自己这样的修士面对的肯定是按部就班的七重雷劫,所以他准备应对的第一道雷劫就是火云雷劫。火云雷劫之中的天火和雷罡的威力一般,对他这样的渡劫者而言最具威胁的反而是天火中蕴含的热力,所以在第一...

-->
渡劫之王

独家小说《渡劫之王》由无罪所编写的玄幻修仙类型的小说,主角王离李幽鹊,内容主要讲述:通惠老祖压力一轻,顿时战意更浓,伸手一抓一扬,又是一个黑色的剑匣祭出,顷刻间凄厉的剑鸣声不断,二十七道乌黑的剑光以恐怖的速度瞬间狠狠刺入那颗深蓝色的雷球。...

作者:无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渡劫之王》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渡劫之王》由无罪所编写的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王离李幽鹊,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因为无比坚信自己这样的修士面对的肯定是按部就班的七重雷劫,所以他准备应对的第一道雷劫就是火云雷劫。火云雷劫之中的天火和雷罡的威力一般,对他这样的渡劫者而言最具威胁的反而是天火中蕴含的热力,所以在第一...

《渡劫之王》 第3章 这什么道理 免费试读

正因为无比坚信自己这样的修士面对的肯定是按部就班的七重雷劫,所以他准备应对的第一道雷劫就是火云雷劫。

火云雷劫之中的天火和雷罡的威力一般,对他这样的渡劫者而言最具威胁的反而是天火中蕴含的热力,所以在第一朵金色劫云出现之时,他祭出来的都是可以让自己在火云雷劫的热力之中“凉快”一点的法器。

越是实力不够,就越是要注意细节。

光是可以抵御热力的冰寒法衣,他身上都穿了三件。

谁知道这劫云看起来都很正常,但落下第一重雷劫竟然就是这样的异种雷劫?

他差点直接就被冻成了冻梨。

与此同时,天劫笼罩的边缘地带,山脚下的一片林地里,一名身穿青色法衣的年轻修士迎着恐怖的寒意凝立着,他周围的树木在寒意爆发的瞬间就已经彻底凋零,随着寒气的不断侵袭,被冻得酥脆的树枝就像是腐朽的骨节一样不断咔咔咔的掉落。所以这名青衣年轻修士虽然只是迎风凝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挺拔之姿。

“师姐,你冷不冷?”

这名年轻修士转身看向他身后的师姐。

天劫毕竟是天劫,尤其是金丹修士的七重雷劫。

这名年轻修士的脸面看上去其实也已经被冻得有些乌青。

不过他的神色很镇定。

他和他身后那名比他看上去略大几岁的年轻女修,此时也是最为接近通惠老祖的修士。

但这份镇定在他转身看到他师姐的时候就消失了。

比他略大几岁的年轻女修也身穿青色法衣,她的五官很精致,属于那种单看任何一处都很美,凑在一起看更美的极致,而且她的脸上和眼瞳之中还有一种似乎病态般的迷茫神色始终萦绕,有种忍不住让人怜爱的感觉。

但是她此时的姿态却极为怪异。

她蹲在地上。

像是如厕蹲坑,但又有些不像,蹲坑的话双脚会叉得比较开,腰也不会像她挺得那么直。

“师姐,你这是干嘛?”

青衫年轻修士吓得声音都变了,“你该不会这个时候又犯病了,明明连紫竹丹都用了。”

“我没病!”

五官异常精致的女修中气十足的回了他一句,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用了传音的手段,就像是蚊子哼哼在这名青衫年轻修士的耳廓中响起,“我现在是一根蘑菇。”

青衫年轻修士都快哭了,“师姐,你这样还说没病?”

“你是不是傻!”

女修狠狠白了他一眼,“今天在场的修士太多,我们不可能隐藏得了行迹,若是让他们觉得我神志正常,等会怎么会容我们抢了法宝就走。”

“你真的没犯病?”青衫年轻修士狐疑的看着她。

“王离!”美丽女修火了,“你信不信我现在自爆金丹。”

“我信,我信还不行么。”青衫年轻修士更加无语。

极其冰寒的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一丝灼热的气息。

一团赤红色的光华出现在冰魄天雷坠落的中央地带。

悲愤归悲愤,但再平庸的金丹巅峰的修士也毕竟是金丹巅峰的修士,总不可能连挣扎都不挣扎一下就束手待毙的。

修的越慢,准备渡劫的时间越长,往往准备得也越充分。

通惠老祖一举就祭出了三件火系法宝。

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里避免和自己之前布置的法阵和祭出的法宝冲突,能够瞬间暂阻天威,也充分说明了再平庸的金丹巅峰修士也绝对不是任凭天道法则拿捏的软蛋。

一面圆形的赤红古古镜悬浮在通惠老祖的头顶,只是巴掌大小的镜面却是像沟通了地底火渊一般,疯狂的涌出一朵朵灵芝状的黑色地煞真火。

这一朵朵黑色地煞真火虽然哪怕只要挨到天空之中的任何一丝电光游丝,都会哧溜一声瞬间熄灭,但火光消隐处,还是会马上涌起一蓬异常黏稠黑烟,这一团黑烟就有普通伞盖般大小,还能在半空中停留至少十余个呼吸的时间,期间这团黑烟还会继续释放大量的热力。

一片紫色的残布在通惠老祖的身周飞旋,这片紫色的残布细看之下,似乎是一件残破的肚兜。

修真者的法宝也讲究形制,男修若是在平时祭出女修的贴身法衣,终究会让人产生诸多的诡异感觉和联想,但这种天劫之中,却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这些细节。

这件东西即便是一件残器,但在通惠老祖的御使下也是展现出了惊人的威能。

大量的火鸦从这片残布的周围不断的涌现,发出无比嘈杂的声音,这些声音对天道雷劫是没有什么作用,但让远离这座山头的绝大多数修士都有耳膜刺痛的感觉。

那些在通惠老祖身周盘旋的火鸦就像是真正的活物,没有一道电光游丝能够穿透这群飞舞的火鸦群。

除此之外,通惠老祖的手心之中还有一枚色泽温润的白玉古钱,这枚白玉古钱散发着朦胧的白色光华,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光罩。

白溪真人此时已经护着一堆仙苗退到足够安全的地带。

他看着天劫中心的通惠老祖,眼瞳深处已经出现了一丝疑惑。

天劫之所以可怕,不只是因为它可怕的威能,还在于它足够持久。

天道法则操控下的天劫,是出了名的没有感情,只会死缠烂打。

修士面对天劫,从来不需要压倒,而是需要足够坚挺,坚持。

所以在应对天劫时,最实用的永远不是威力奇大的法宝,而是韧性极强的牛皮糖似的法宝。

要能够撑的时间长,而且渡劫者自身的损耗要小。

现在通惠老祖祭出的就都是这样的法宝。

瞬间就掏出这样三件很有针对性的法宝,通惠老祖的表现要比他想象的要优秀得多。

天道法则永远不会无中生有。

难道说华阳宗的通惠老祖,其实本身就是隐藏得极深的不世出的天才,所以他才不敢轻易渡劫?

“狗屎啊!”

通惠老祖此时已经在心中咆哮不止了,要是他能够听到白溪真人的心声,恐怕又要忍不住喷血。

谁能比他更了解自己。

他要是天才,那小玉洲的绝大多数金丹修士就都是绝顶天才!

在天劫开始之前,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心想天道法则会不会因为自己比较平庸而落下略微弱一些的天劫,但现在这异种雷劫一落,他此时所想的已经不是能够成功渡劫,而是不要死得太过难看,不要创下小玉洲最差的渡劫记录,不要在第一重雷劫就灰飞烟灭。

而且华阳宗的家底实在太薄,那些各洲的强大宗门的渡劫修士或许用了三件法宝之后,身上还藏着三十件,但他现在生怕自己被这异种天劫直接秒杀,是将身上最适用的法宝全部都祭了出来。

这三件对冰魄天雷还算有针对性的法宝之中,那片紫色肚兜残片还是他的道侣当年留给他的定情信物,若非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怎么可能会将这件法宝也祭出来。

按照修真界的经验,正常的金丹晋升元婴面对的七重雷劫,每一道雷劫持续的时间差不多都是一盏茶的时间。

不要小看这一盏茶的时间。

这绝非慢条斯理的前戏,而是始终狂风骤雨的全速冲刺。

通惠老祖这三件法宝,只坚挺了半盏茶的时间。

那面圆形的赤红色古镜在冰魄天雷的冲击和鞭挞下首先崩溃,沿着镜面上玄奥难言的花纹,一道道裂纹迅速的深入古镜的深处,在碎裂的刹那,每一片赤红色碎片的边缘都流淌出黑油般的液体,随即这些液体在一个弹指间燃烧干净,古镜的碎片毫无光华的溅射开来,嗤嗤的坠落在通惠老祖周身数百丈的区域之内。

“真是暴殄天物,还不如直接给我。”

那名蹲在地上装蘑菇的女修看着这件法宝的碎裂,如此评价道。

“人家华阳宗和我们玄天宗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凭什么直接给你啊。”王离不安的看着就在前方不远处闪现的一些劫雷游丝,忍不住越来越担心,“师姐,这异种雷劫,我们距离这么近,真的没问题?”

女修一副看着傻子的样子看着王离,传音道:“相信我,绝对没问题。”

她的话才说完,王离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一些,一道细若游丝的劫雷突然闪现到王离的身前。

嗤啦一声,王离的青色法衣上瞬间出现一道白色的冰晶。

王离的脸都瞬间白了,“师姐,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说话之间,他的身体里都响起冰晶碎裂般的裂响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的血肉和骨骼都像被过度冰冻的树枝一样碎裂。

女修却似乎完全无视了他的问题,只是看着通惠老祖那件法宝碎裂的坠落处,惋惜的说道:“这件法宝是至少是玄字级上品的法宝,只可惜这种胎体碎裂时保不住内蕴灵气,这种碎片也没什么用了。”

王离往后退了几步,觉得师姐这几句话还算正常,但她接下来一句话,却让他直接傻了眼。

“等会天劫不厉害的时候,我让你冲,你就冲上去把这些碎片也都收了。”

“不是……师姐,既然这法宝碎片没什么用了,要收集它干嘛?”王离无语的看着她。

女修依旧保持着蘑菇姿态,传音道:“对我们没用,其实也真的没用,但一会应该有用。”

王离的后脑一阵阵发凉,脑门嗡嗡的疼,他觉得自己真的有可能被劫雷的寒气入脑了,“师姐,你这什么道理啊?”

小说《渡劫之王》 第3章 这什么道理 试读结束。

渡劫之王
渡劫之王
无罪/著| 玄幻| 连载中
独家小说《渡劫之王》由无罪所编写的玄幻修仙类型的小说,主角王离李幽鹊,内容主要讲述:通惠老祖压力一轻,顿时战意更浓,伸手一抓一扬,又是一个黑色的剑匣祭出,顷刻间凄厉的剑鸣声不断,二十七道乌黑的剑光以恐怖的速度瞬间狠狠刺入那颗深蓝色的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