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娇藏崔九》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柳眠棠崔九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20-09-21 10:08:47    编辑:泪冰清
甜宠新书《娇藏崔九》由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灵泉镇是大燕王朝著名的瓷器产地,每日天南海北进货的客商不断。当地的屋宅地契的价钱也水涨船高,不过依然挡不住谋生的外乡人来此落脚。这不,在草长莺飞的二月春风里,灵泉镇北街的石板路上又驶来了一辆马车。灵泉...

-->
娇藏崔九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

作者:狂上加狂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娇藏崔九》 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娇藏崔九》由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灵泉镇是大燕王朝著名的瓷器产地,每日天南海北进货的客商不断。当地的屋宅地契的价钱也水涨船高,不过依然挡不住谋生的外乡人来此落脚。这不,在草长莺飞的二月春风里,灵泉镇北街的石板路上又驶来了一辆马车。灵泉...

《娇藏崔九》 第1章 第1章 免费试读

灵泉镇是大燕王朝著名的瓷器产地,每日天南海北进货的客商不断。

当地的屋宅地契的价钱也水涨船高,不过依然挡不住谋生的外乡人来此落脚。

这不,在草长莺飞的二月春风里,灵泉镇北街的石板路上又驶来了一辆马车。

灵泉镇街坊里,闲聚一处穿针引线的婆娘们纷纷探头张望,好奇这北街闲置了许久的一处青瓦屋宅,又搬来了户什么样的人家。

那马车在有些老旧的宅门前停了下来,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从马车的后面搬下个小巧的梅花凳,然后伸手从帘子里扶出个看上去十八芳华,穿着淡烟色绸衫的女子。

那女子不知为何,手里还拄着个爬山用的竹杖,在婆子的搀扶下,慢慢地下了马车。

待得那女子下车后,很自然的扫视了下周遭的街巷,便叫人看清了她如远山含黛的眉眼。

这一看,真叫人忍不住暗叫声乖乖!世间竟然有这般美颜如画的女子!

灵泉镇地处江南,自古便盛产佳人。可这位女子的娇艳却不同于江南水乡里蕴含出的温婉柔美,而是腰细腿长,高挑明艳,尤其是乌黑的发髻衬托得眉眼明丽。

不过看那发髻的式样,应该是已经嫁为人妇了。

丽人美则美矣,却叫人看了无法生出亲近之感。只觉得姝色娇媚如此,合该是养在日下深宫,玉殿金屋才对,怎会流落到这等市井之地?

探头看了半天的尹婆子,待那妇人领着两个婆子和车夫入了院里去时,还意犹未尽,忍不住对坐在一旁的婆子们小声道:“我的乖乖,痴活了这么久,竟然第一次见这般美的。这妇人的官人也不知做什么的,竟然有本事娶这等美人!”

张家的婆娘不屑地开口接道:“还能做什么!外乡来这买屋宅的,十个有九个都是贩卖瓷器的商贾,一般的手艺人,可买不起这街上的整宅子。”

听她这么一说,有那脑筋活络的立刻眯缝着眼乍舌了起来:“那官人若是商贾,也是短视的。赚取了些钱,便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娶了这般美的妇人,若是经常除外经商,独留了个美娇娥在家,这矮墙短门的,可……怎么守得住哦!”

她这话是带了典故的。灵泉北街的商贾之家甚多,男人们大多天南海北的逐利远行,那些个商贾们又大多喜欢纳娶些个烟花女子为妾,这经商落脚在这里,带来的大多也不是正室贤妻。

这一家家的,难保有从良以后也耐不住寂寞,活络了心眼的。

所以这墙头马上看对了眼儿,夜开门窗,与本地浪荡汉私会的事情也是频有发生。

这些个遮掩在夜幕下的风吹草动,可难逃巷子里众位长舌婆子们的眼儿。白日里闲聚一处,穿针引线间,便互通有无,说说自家隔壁宅院里传来的家长里短,暧昧私情。

日子久了,婆子们的老眼愈加刁钻,看人且准着呢!

而今日新来的美妇人,说不得是什么来路。看那样子,也是生事的根子,招惹汉子的祸水。且只看,灵泉镇里哪个浪荡公子能叩开这北街青瓦宅子的后门……

一时间,这些本地户的婆娘们,又开始长吁短叹,声讨外来的商贾家眷带坏了北街的风气,又纷纷标榜起自家的贞洁,纷纷庆幸自己的男人当初慧眼识人,娶得贤妻如己,一时间是聊得热火朝天。

不提街坊门前的饶舌妇人们,再看这新修的青瓦宅院内,那美妇人迈入宅门后,就一直迟疑得眉头紧锁。

这宅院似乎只有外墙和斑驳的大门没有修缮,待入了院子里,却是小池花圃,檀木家私,样样精致。

柳眠棠忍不住又抬头打量了一遭这栋独门小院的青瓦屋宅,微微蹙眉,迟疑道:“官人不是生意上亏空不少,不得已才搬离京城的吗?怎么又在这里买了这么好的屋宅,他……”

还没等眠棠把话说完,立在一旁的黑脸婆子就略显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啊:“东家乃几代富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么小的屋宅还是买得起的。夫人您多虑了。”

眠棠没有说话,只是用纤细的长指轻轻摩挲了一下自己拄着的手杖。

这个李妈妈同自己呛话已经有多次了,她不知道自己生病前是如何掌家的,可总觉得自己似乎容不得这个。

不过一场大病,不光是掏虚了她的身体,还将她的脑子里的记忆烧得七七八八。

许多的事情,她都记得不够周全了。只记得自己叫柳眠棠,是沛山昔日望族柳家的小女儿,十岁丧母,有个年长她五岁的哥哥。因为柳家几代挥霍,钱银空虚,父亲便给她定了门赚钱的亲事,远嫁京师的商贾崔家,得了一笔天价的彩礼。

犹记得她当初出嫁时,是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只觉得自己是被父亲卖了一般。

如今远是远了,可嫁人后的事情,却怎么也记不起来,那段记忆如同被裹着层层绵密的厚茧,不知藏在哪处去了。

幸而她的夫君性子还好,并没有因为她初醒来时的惊恐发作而厌弃她,而是请了郎中诊治,名贵山参药材也没有间断过,舍了大半家财,总算是在鬼门关前,将她这条残命扯救了回来。

可她缠绵久病,甚是耗费银两,待得过了这么一年,夫家的财力也大不如前。

出远门的夫君托人给她带话,说是京师的店铺已经顶账给了别人,家里的生意如今移到了江南,她须得打点行装,来灵泉镇定居。

从生病失忆以来,一年的时间,足够让柳眠棠可以平稳失忆后彷徨无措的心情。

听夫君说,柳家在三年前的岱山书院一案里受了牵连,父亲落罪被斩,兄长也含冤入狱,发配岭南。

惊闻噩耗,她内心深处倒不觉得意外。

柳家的腐朽,早就在她没有出嫁前便显露迹象了。父亲虽对她的冷落无视,可对兄长却是一味纵容宠溺,捐财买官,为柳家的祸事埋下了隐患。

虽然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可是失去这几年记忆的她来说依然是沉重的打击。听闻了父亲的惨死,兄长的遭遇后,她难受得连续几日吃不下饭。

后来还是夫君硬捏着她的下巴给她灌入了半碗汤水,然后冷声道:“老早之前的事情了,你不过是失忆,又难过一场而已。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哪有跟着去死的道理?被你柳家父子害死的那些个书生的家眷也没有寻死觅活,你饿死自己,是要替你父亲赔罪不成?”

这话说得如同犀利的刀子,让她有些无法招架,可也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将她从难以抑制的悲戚里扯拽了出来。

望族柳家早就不存在了,活着的,总还要活下去。

夫君不善言辞,平日见她并不多言,却是个能依靠的男儿,并没有因为她娘家败落得不成样子,而嫌弃她。

既然如此,她总不好借口着生病,拖累她的夫君分神。

尤其是听李妈妈脸告诉她,为了给她医病,害得夫君分心,店铺经营不当,损失了大笔的银两后,柳眠棠更是有些愧疚难当,立意做好他的贤内助,让夫君可以安心经营,不至于赔光了家当。

如今,她终于落脚灵泉镇,这里便是她以后的家。可是这李妈妈似乎总是待她不善,似乎她曾经对不住夫君一般。

老奴虽刁,但柳眠棠并没有发作。崔家现在大不如前,肯留下的都是忠心的老仆。她初来乍到,也不好拿着主母的派头发落了李妈妈,寒了旁的下人的心。但总要事后旁敲侧击一番。

实在不行,将李妈妈派到夫君的店铺上做事也好。

想到这,她的心情一松。未来的日子也许就如这灵泉二月的春风一般,料峭寒气后,便是无尽的暖煦了。

虽然柳眠棠是刚到此处,但箱笼衣物都是一早就送过来的。只是衣服被子放得有些没章法,散乱地扔甩在了衣箱里。

柳眠棠喊李妈妈入屋整理箱子,可是李妈妈的声音却在不远处的小厨房里传了过来:“东家一会要来,奴家须得先打点了酒菜,那衣服且容明日再收拾!”

李妈妈再次呛声,可此话有理,总不能叫夫君回来还空等饭菜。

柳眠棠身边只有两个婆子,一个是李妈妈,一个是做粗使的哑巴。现在两个婆子都在厨下劈柴烧饭,这屋子里的事情,便须得她自己动手去做了。

生病之后,她的腿脚不耐久站,于是干脆搬了椅子坐在窗下,一件件的折叠着衣服。

这些衣裙,洗得都有些发旧了,大都是一年前夫君命人给她扯布添置的,那之后,便再未添新衣。

不过夫君现在生意难做,有得衣穿就好,她并不挑拣着这些。

但是……这箱笼里的衣服都是她的,并无夫君崔九的半缕衣衫。

难道夫君的行李还没有搬过来吗?眠棠心里不免有些疑问。

就在她思踱的时候,屋宅的大门前传来了马车碾压石板的声音,又传来宅门开启的声响。

柳眠棠正坐在窗边,探头望过去,只见不多时,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绕过屋前的影壁,大步迈了进来。

小说《娇藏崔九》 第1章 第1章 试读结束。

娇藏崔九
娇藏崔九
狂上加狂/著| 言情| 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