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娇藏崔九》柳眠棠崔九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09-21 10:09:04    编辑:冷清清
小说主角是柳眠棠崔九的小说叫《娇藏崔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狂上加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柳眠棠闪眼斜瞪过去。只见是一个青衫歪戴头巾的浪荡公子,看上去应该是本地的富户泼皮,身后还跟着两个嘻皮笑脸的小厮。被柳眠棠这么一瞪,那个浪荡子的筋骨都酥麻了,一旁的小厮帮衬着主子采花惯了,笑嘻嘻道:“小...

-->
娇藏崔九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

作者:狂上加狂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娇藏崔九》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柳眠棠崔九的小说叫《娇藏崔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狂上加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柳眠棠闪眼斜瞪过去。只见是一个青衫歪戴头巾的浪荡公子,看上去应该是本地的富户泼皮,身后还跟着两个嘻皮笑脸的小厮。被柳眠棠这么一瞪,那个浪荡子的筋骨都酥麻了,一旁的小厮帮衬着主子采花惯了,笑嘻嘻道:“小...

《娇藏崔九》 第4章 第4章 免费试读

柳眠棠闪眼斜瞪过去。只见是一个青衫歪戴头巾的浪荡公子,看上去应该是本地的富户泼皮,身后还跟着两个嘻皮笑脸的小厮。

被柳眠棠这么一瞪,那个浪荡子的筋骨都酥麻了,一旁的小厮帮衬着主子采花惯了,笑嘻嘻道:“小娘子怎么称呼?我们公子乃灵泉镇守备的亲侄儿,你跟我们公子熟稔了,以后的好处甚多啊!”

柳眠棠不搭言,而李妈妈似乎被吓到了,也低头跟在身后一语不发。那几个泼皮缠得紧,看那样子,柳眠棠不上轿子,他们是不肯放人走的。

柳眠棠心里倒是未见慌张,她的模样从小到大都这么出挑,这样的无赖,见惯了。

以前在娘家里时,眠棠偶尔也有带着丫鬟偷跑出来玩的时候。遇到狂蜂浪蝶,基本上都是伸手拉着脖领子拖进暗巷子,松松筋骨,挥动拳脚,打得他爹娘都不认识。

可是现在,她大病了一场后,手脚都没有力气,满心的章法却无法施展。

可若任着这个泼皮调戏,实在是有违她的为人之道……于是她伸手拢了拢头发,半咬嘴唇,一语不发,转身走入了一旁的小巷。

那位守备侄儿一看,登时心里暗喜。他心知那是个死胡同,佳人入了巷子,想要出去,且得看他答不答应。

想到这,他回身朝着小厮们一使眼色。小厮们心领神会,立刻让轿夫过来守着巷口。然后两个狗腿子跟着主子入了胡同里去。

小娘子看着性子刚烈,一会若不肯顺从,他们少不得要帮着主子扯手按腿的,其中的好处多多……

那浪荡子狂喜得两眼冒着光,一入巷子,便迫不及待地要从身后抱住这位佳人。可是柳眠棠突然转身,手里银光一闪,一个尖利的物件一下子便扎到了他的脖颈子上。

待众人看清了,才发现那物件是那佳人头上的银钗子。

柳眠棠方才也算是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幸而这小子色迷心窍,不及防备,居然让她一击命中。

两个小厮一看,立时要扑过去,可是那看起来娇弱的小娘子却冷声道:“我已经扎进他脖颈上要命的穴位,你们敢再上前一步,我立时要了他的狗命,到时候看你们回去如何交差事!”

可不是!只见他们的公子不过是被小小的银钗扎了一下,却已经跪伏在地,口眼歪斜,嘴里吐出长长的口水,翻着白眼儿,甚是吓人!

待小娘子素手捏着发钗,再往下压一压,他们的公子竟然鼻孔开始淌血,浑身抽搐不止。

两个小厮不过是下人,若是他们跟从的公子出了事,自己也绝对逃不脱干系,见此情形,立时吓得便不敢动了。

其中一个壮着胆儿道:“大……大胆泼妇,你敢动我们公子一根毫毛,管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柳眠棠可不怕这种威胁,她一路来灵泉镇时,有时会夜宿船上,曾听水岸上的旅人点篝火聊天,说灵泉镇归眞州管辖。而眞州封地的新主人,乃是子承父业的淮阳王。

他年少有为,治军甚严,扫平了仰山反贼之乱,一时风光无量,最近又在整顿郡下地方官员腐败风气,深得民心。

灵泉镇的守备纵容侄儿当街调戏良家女子,回头看她不告知官人,去淮阳王府告这守备一状!

眼看着自家公子被那娇弱的小娘子一个发钗拿捏住了。两个小厮再说不得狠话,只哭丧着脸哀求着小娘子莫再扎了,高抬贵手,放了他们的公子吧。

这时,柳眠棠身后一直沉默的李妈妈也开口道:“夫人,官人还要做生意,莫要闹出人命来。”

柳眠棠却眼波微转,看向了巷子的角落,微微一笑,冲着那两个助纣为虐的狗腿子道:“放了你家公子也很简单,只要你们做得够不够好……”

再说她的官人崔九,此时并没有坐在铺面之上埋首理帐,而是凭栏坐在沧海山亭之上,对着奔腾的江水与友人畅饮佳酿。

此时江水涛涛,远处往来客船不断,一片和乐繁忙的景象。

他身旁的友人——镇南候赵泉感慨说道:“就在两年前,此处还是水匪横行,叫客商闻风丧胆之处,如今却是朗朗清平,君之功不可没!”

崔九漫不经心地饮了一杯,也不搭言。赵泉心知,他定是在恼着京城里的那些个老不死的朝臣们参奏他违规屯兵一事。

于是,赵泉开口劝慰道:“行舟,您不必心烦着那些谏官之言。万岁当知如今眞州匪患未平,若不屯兵,那叛军老早就打到京城去了,若是拿了这事治君之罪,天理不公,难以服众啊!”

不过崔九依然不搭话,悠然地摩挲着酒杯,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

崔九……更确切地说,是刚刚子承父业,继任淮阳王的崔行舟听了后,不动声色地道:“今日你陪她街市游走,可有什么异常?”

黑脸的婆子正是本该随着夫人回北街烧火做饭的李妈妈。

暗巷子事了后,柳眠棠无心去布行选买布料,便带着李妈妈早早回来了。

这一路折腾劳顿,她久病的身子耐不住,依着平时的习惯歇睡去了。

李妈妈见她睡下一时醒不过来,便出门上了马车,前来禀报主子。

她听了王爷问起,便恭谨回到:“倒是有些情况,特来回禀王爷。”

说着,便将出街遇泼皮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崔九的眉峰不动,英俊的脸庞面无表情,只沉静地听着她说暗巷子里的经历。

一旁的赵泉,倒心疼起了那只能奋力自保的女子。可他听到眠棠暗巷子里用银钗拿捏了泼皮一事时,却忍不住惊诧地挑高了眉峰,忍不住追问道:“那她后来有没有放了泼皮?”

李妈妈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忍不住干呕了一下,马上又强忍着道:“放了……”

“她对他们做了什么?”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淮阳王崔行舟突然开口道。

李妈妈面容古怪,似乎又想呕吐,涨紫了黑脸,强忍着道:“她让那两个小厮吃了巷子里的狗屎……”

想到那两个小厮扶着公子狂奔出巷,找水漱口的情形,李妈妈觉得她这一年吃饭时,都不会香甜了。

这样的回答,真是出乎意料,让人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赵泉本来在夹菜,听了婆子的话,登时没了胃口,立刻放下了筷子。

崔行舟听完了李妈妈的禀报后,挥了挥手,命她下去。

可是李妈妈却还有一事要禀报,赶紧又道:“她总是追问奴家,问官人的店铺在何处,看那情形是要亲自去的……如今看这女子,太过危险,依着奴家看,王爷还是将事说破,别再陪着她胡闹,更莫要再让她近身……”

淮阳王抬头看了李妈妈一眼,眉峰未动,语气平和道:“李妈妈,做好本王吩咐你的事情。”

他的音量不大,可李妈妈的面容一整,惶恐跪伏,她虽然是看着王爷长大,可是也最知道王爷从小到大,都不容旁人管束手脚,她身为下人,实在是造次多言了。

就在这时,崔行舟吩咐一旁的侍卫道:“去镇子上买个铺面,再沽些瓷器摆上,回头将地址告知给李妈妈。”

一旁的部下听了王爷的吩咐后,领命下山而去。而李妈妈也跟着回转了镇上的北街。

镇南候苦笑道:“行舟,她已经全然失忆,不记得反贼陆文这号人物了,你拿她这弱女子作饵,未免失了君子之道。”

崔行舟连看都未看好友赵泉一眼,只端起酒杯,冷声道:“当初君为始作俑者,是你赵兄让她误以为本王是她的夫君吧?”

赵泉哪里知道当初随意的一个玩笑,会闹成今日之局!

他只能无奈对好友道:“我的九爷,当初是您急火火地派叫我去诊治她。问她是谁,您又不肯说。我见她貌美,只以为是你在哪里结识的红颜。后来她能言语时,您又不在,她听我戏称你为崔九爷,便问我崔九爷是她的什么人,在下便顺口接了句乃是姑娘她的心上人……这以后的事情,九爷您也没有否认啊?”

崔行舟看了看时辰,放下酒杯准备下山上船,这些天来,剿匪的战事正激烈,他须得回帅帐主持大局。这次来灵泉镇,除了受母亲之名,亲自来为她挑选进献太后的瓷器之外,也捎带脚地稳一稳那贼子的失忆妻子柳眠棠。

当初无意中捕获这重伤女子时,为了掩人耳目,崔行舟便就地取材,拿了前来访友且精通医术的闲人赵泉来应应急。

哪知那女人醒了后,却因为他上挂着的一个荷包,加之赵泉的误导,便错认了他是她当初应该嫁的丈夫商贾崔九。

至于以后的种种,便是将错就错。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他是她的官人。不过是女子摔坏了脑子,愚钝得自己错认了罢了。

毕竟一个心怀敌意的女子,虽然手无缚鸡之力,难免横生枝节。不如让她误以为是商贾崔家的儿媳妇,迁来灵泉镇倒也来得简单。

据闻反贼陆文甚宠此女,若是她在距离贼巢不远的灵泉镇现身,一定可以引蛇出洞。不过没想到,那女子竟然还隐藏了一手,这种隔穴制敌的功夫,须得花费几年的功夫修习呢。

想着那个叫眠棠的女子在自己跟前低眉顺眼的乖巧贤良,看不出是朵带刺的娇花。

淮阳王崔行舟嘴角的冷意更深。赵泉看着崔行舟似冷笑般的表情,暗暗替那失忆了的可怜女子捏了把冷汗。

小说《娇藏崔九》 第4章 第4章 试读结束。

娇藏崔九
娇藏崔九
狂上加狂/著| 言情| 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