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娇藏崔九》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柳眠棠崔九小说全文

发表时间:2020-09-21 10:09:06    编辑:冷清清
经典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赵泉因着愧疚,尝试做个护花的君子道:“行舟,你不是老早派人查清了她的底细吗?她不过是个良家女子,虽然跟母亲学些棍棒拳脚,到底是娇弱的女子,中看不中用罢了。当初她嫁入京城,半路被盗匪劫掠,才成了那贼子的...

-->
娇藏崔九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

作者:狂上加狂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娇藏崔九》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赵泉因着愧疚,尝试做个护花的君子道:“行舟,你不是老早派人查清了她的底细吗?她不过是个良家女子,虽然跟母亲学些棍棒拳脚,到底是娇弱的女子,中看不中用罢了。当初她嫁入京城,半路被盗匪劫掠,才成了那贼子的...

《娇藏崔九》 第5章 第5章 免费试读

赵泉因着愧疚,尝试做个护花的君子道:“行舟,你不是老早派人查清了她的底细吗?她不过是个良家女子,虽然跟母亲学些棍棒拳脚,到底是娇弱的女子,中看不中用罢了。当初她嫁入京城,半路被盗匪劫掠,才成了那贼子的压寨夫人,本就可怜……如今她经脉不稳,的确是失忆缺血的脉象,对曾经的过往全然不知……待捉了贼子,王爷要如何安置她?”

崔行舟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言,只是起身淡淡道:“一个罪人之女,又是反贼妻妾,赵兄何必为她多虑?”

说完话后,他率先起身,告辞离去。

赵泉叹惋地看着淮阳王疾步而去的背影,心内再次感慨:卿卿佳人,奈何时运不济,先是被贼子掳掠失了名节,又落到了不识风情,为人狠厉,不懂怜香惜玉的淮阳王手中……

他仰天长叹了一声,觉得佳人命运多舛,有自己的一份责任。

且看崔行舟那厮剿灭匪患后,能否心情舒朗,法外开恩。到时候,他一定将小眠棠娘子要来,收为妾室,妥善安置她的后半生就是了。

想到这,赵泉倒是心底一松,拿着酒杯自斟自饮。不同于朝廷的栋梁行舟,他这个闲散侯爷生平除了专研医理,最好这杯中之物。

如今弦月高挂,江波浩渺,美酒在握,却少佳人为伴,实在是人生一憾啊!

再说淮阳王下山来到船坞,登上船时,忽又顿住了脚步,定定看了水面一会,对小厮道:“命人备马车回灵泉镇。”

当马车再回转灵泉镇时,初更已定,月明星稀。北街那户青瓦屋宅前也挑挂了灯笼。

崔行舟的的小厮莫如叩响门环时,吓了开门的李妈妈一跳。

她着实没有想到主子会又折返回来。

还未及她说话,里院便传来了眠棠的声音:“李妈妈,可是官人回来了?”

没有办法,宅院不大,前门的声音,在内院是听得清清楚楚。李妈妈看了看王爷的脸色,只能无奈应声道:“是东家回来了!”

就在这时,听到内院悉悉索索的声音,眠棠略显慌乱的声音传了过来:“官人且等等,屋内乱得很,容我收拾一下……”

可惜未等眠棠说完,崔行舟已经撩起帘子推门而入了。

眠棠正用木盆浸着脚温泡,头发也松散下来,身着宽松的睡袍,不甚整齐的样子。

方才她刚听到宅门的声音,便想着赶紧擦脚,好修饰仪容迎接官人。哪里想到官家腿长步大,竟然没有两三步,已经走了进来。

崔行舟入屋前,是思踱好了要细审这女子的。

她既然记得扎穴的本事,会不会也恢复了些许的记忆?

而且柳眠棠若恢复了记忆,要么想着逃跑,要么就是潜伏在自己的身旁意图不轨。

这样的话也好,她若是逃跑,便可以顺藤摸瓜,派人偷偷跟踪着她。

可她要是想要行刺,他也会给足了她机会,将她拿个现行。到时候,彼此便也省了过家酒的罗嗦,从她嘴里刑审套出反贼的事情,更省事些……

催行舟向来是个行事果断之人。如何审这个女子,心内一早就有了主意。

但冷凝的目光待入了内室后,却是一滞。

眼前的璧人如玉,只一身素白的宽袍,披散着浓密的乌发,显得脸儿似乎小了几分,尤其是那泡在木盆里的长腿半露,莹白晃得人移不开眼……

这下眠棠顾不得擦拭了,只赶紧踩着便鞋,拢着长发迎过来,屈身施礼道:“不知官人今夜回来,也没有让妈妈备饭。不知官人可曾在外面填腹垫肚?”

她迎礼的姿态算得标准,但是能看出是因为腿部无力,稍显笨拙。

毕竟她醒了以后,手脚都是废掉的了,想要如常人那般灵便,已经不甚可能,真不知她白日里是如何拿捏了三个大男人的……

眠棠施礼后,对面的夫君却久久不曾言语,她因为白日闯祸,有些做贼心虚,赶紧歪抬头看官人的脸色。

崔行舟看着她欲盖弥彰的样子,解开披风,捡了一旁的椅子坐下,平和问道:“今日出街,可还逛得开心?”

眠棠觉得敢做便要敢当,何况她在暗巷子里扎得痛快,却给官人留下了麻烦,事后冷静下来,的确是她的错。

于是她抿了抿嘴,敬奉了夫君一杯茶水后,便老老实实说了今日之事。

当然,她穷凶极恶逼人吃屎那一段,且略过不提,免得官人误会她是刁毒的女子。

可是眠棠说完后,崔行舟的眉峰不动,垂眸吹着茶杯上的茶梗。那英俊的面庞如静水,看不出什么波澜起伏,颇有些深不见底。

柳眠棠看官人没有发急,心里也有了底,觉得自己的祸事闯得应该不大。

于是她又一路小步轻移,走到到书桌旁取了自己下午醒来后,咬着笔杆挖空心思写下的状词,呈递给官人看。

那小子若是自知理亏,忍气吞声了倒也无事。可若狗仗人势,又来寻麻烦,少不得要让夫君到郡上告状,免得守备先来问罪。

崔行舟没想到这位落难的小姐今日闹了这么一场后,还有闲情逸致写状纸,终于微微挑眉,伸出长指捏信来看。

平心而论,那字写得……真够难看。也不知这位小姐待字闺中时,究竟精习了什么,针线活和书画似乎都不擅长。

不过若细看几句又发现,虽然字如蚯蚓扭动,却语言老辣,句句捏了本镇守备的要害,从纵容亲眷当街调戏民女,一路扯到了影响淮阳王的官威,字字句句忧国忧民。

柳眠棠趁着官人在看时,又拿了笔纸端砚,将信纸铺展好后道:“我的字难看,不上大雅之堂,还请官人劳神,替我誊写润色,也好递呈郡上。”

崔行舟将眸光从信纸上移开,看着在眼前一字摆开的笔纸,觉得这个女子虽然失忆,却到底带了些她男人的匪气。

也不知陆文那贼子是怎么色令智昏,宠溺着这女子,竟让她这般自作主张,无法无天。

想到这,他轻轻放下信纸道:“你不是伤了那守备的侄儿吗?真要细说,只怕你要赔给那位公子汤药钱……”

一听要动钱,眠棠终于眉头微蹙,轻声道:“虽则听说那位淮阳王是个清正爱民的,但以民告官的确是有些吃亏,家里的钱不多了,要是被那劳甚子讹诈了家底,可就糟糕了……夫君,我错了,请君责罚……”

说到这时,眠棠可真是有些伤感,眼圈都微微见红,如同做错事的孩童一般,怯怯地看着崔行舟。

不过淮阳王连夜赶来,可不是跟她摆家酒的,只挑拣着重点,温言问道:“你制服那位公子的身手不凡,是何人教你的?”

不了解崔行舟的,都会觉得他是个宽厚寡言之人,无论喜怒,从不露于色,是个再谦和不过的君子了。

柳眠棠自从回来后,一直担忧着自己一时意气闯祸。可是见夫君崔九并没有面露嫌弃,更没有高声呵斥。

她不由得再次暗自庆幸自己竟然嫁了这般如玉温柔的郎君。

如今听他问起,眠棠就老老实实道:“赵神医给我留下了一本**穴位的书卷,里面的穴位都标得清楚,我今天也是侥幸,一击命中,没有辱没了名节……”

她说的都是实话,当初她刚醒来,只能每日躺卧,想要找人闲聊消磨时光,偏偏遭逢崔家家变,仆役们见天的变少,有时想喝口水都叫不来人。

幸而赵神医为人不错,见她无聊,倒是给她带了几本闲书消磨,还赠给了她一本自行**活血化瘀的医书。

为了证明所言不虚,她又从床头拿出了那几本赵神医相赠的书卷给夫君看。因为一路上总要看,她还让李妈妈帮她用布包了皮子,很是珍惜着呢。

她的回答,大大出乎了崔行舟的意料,当他翻看着那本书时,里面的确是好友赵泉的注释,其中脖子那好几个要命的穴位,还是用朱砂标注。

柳眠棠特意挨得离官人近些,纤细的手指点了点那些小字道:“这都是我求了赵神医替我标注的,当初不过无聊消磨光阴,没想到今日用上了,古人云开卷有益,果然有道理!”

她刚刚漱洗完毕,挨得近时,带着一股皂角的清冽,氤氲淡香萦绕鼻息,却勾起了催行舟心内莫名的怒火。

这哪里是医书?被赵泉标注得这么详细后,分明是本杀人手札!一个弱女子都可以按图索骥,拔发钗杀人了!

虽然他知赵泉其人没心没肺,但依然有股冲动,想要将**好友押入大牢,用火钳烙铁一一尽情伺候一番,看看能不能通了赵泉的智窍。

想到这,他不由得冷眼看向正帮他翻着书页的柳眠棠。

此时烛光微闪,昏暗的灯光下,眠棠乌发映衬下的面庞似乎都闪着诱人的光,杏眼笑吟吟地看着他,怎么看,都是我见犹怜。也难怪赵泉色令智昏,全失了理智。

可是柳眠棠不知崔九心中骂娘,再次殷勤问:“夫君饿不饿?要不要叫李妈妈煮碗面给你吃?”

小说《娇藏崔九》 第5章 第5章 试读结束。

娇藏崔九
娇藏崔九
狂上加狂/著| 言情| 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