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做你手上的烟火沈娇黎厉沈韵儿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09-21 18:13:48    编辑:学不乖
主角是沈娇黎厉沈韵儿的书名叫《做你手上的烟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咸移仁创作的古代虐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光撕裂夜幕,雷声轰轰。大雨倾盆,打在沈娇清瘦的身躯上,砸得生疼。可她已经麻木的没了感觉,皆因面前比冰雨还冷漠的男人。“今日是本辅妻子的头七,你跪在这里守灵,赎你万分之一的罪过。”“我有什么罪?沈韵儿...

-->
做你手上的烟火

独家完整版小说《做你手上的烟火》是咸移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娇黎厉沈韵儿,书中主要讲述了:黎厉闭了闭眼,哑着嗓子说道:“尸体是你弄走的。”这句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可笑他还把萧萧送进监狱。“我不来怎么看到你有多爱我?我不来怎么看到你怎么折磨沈娇?”“本辅从没爱过你。”沈韵儿呵呵的笑了,粗嘎...

作者:咸移仁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做你手上的烟火》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娇黎厉沈韵儿的书名叫《做你手上的烟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咸移仁创作的古代虐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光撕裂夜幕,雷声轰轰。大雨倾盆,打在沈娇清瘦的身躯上,砸得生疼。可她已经麻木的没了感觉,皆因面前比冰雨还冷漠的男人。“今日是本辅妻子的头七,你跪在这里守灵,赎你万分之一的罪过。”“我有什么罪?沈韵儿...

《做你手上的烟火》 第1章 挖坟 免费试读

白光撕裂夜幕,雷声轰轰。

大雨倾盆,打在沈娇清瘦的身躯上,砸得生疼。

可她已经麻木的没了感觉,皆因面前比冰雨还冷漠的男人。

“今日是本辅妻子的头七,你跪在这里守灵,赎你万分之一的罪过。”

“我有什么罪?沈韵儿又算你哪门子的妻子?!”

沈娇不停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心寒。

雨水令她睁不开眼,那张看了无数次,闭着眼都能描绘的脸,还是那么俊美如天人,但却是那么的陌生。

闻言,黎厉本就阴骘的脸越发冷沉,锐利如刀。

不用他开口,一旁的侍从即可上前,狠狠押着沈娇,跪在墓碑前,膝盖“咚”地着地的声音被雨声掩盖。

沈娇吃痛,觉得膝盖仿佛要碎掉,硬生生咬牙没有露出半点痛色。

一道白光闪过,照亮汉白玉墓碑上金漆涂抹的字,字迹十分熟悉,正是黎厉亲手刻的:爱妻沈氏韵儿之墓,夫黎厉立。

沈娇眼眶一热,泪水很快被冰冷的雨水冲走。

“真可笑,我未来的夫君,竟然成了我的妹夫……沈韵儿能死得瞑目了哈哈哈……”

沈韵儿一个见不得光的外室之女,居然成了首辅夫人,真是一步登天啊!

“啪”,在哗啦啦的雨声中也还是那么清晰。

沈娇咽下嘴里的血腥味,这一记耳光,可真没有惜力。

黎厉厌恶地擦着手,手帕轻飘飘落下,转瞬染上泥泞。

“沈娇,你真是**之极!要不是你毫无廉耻下药倒贴,韵儿就不会为了成全你而离家出走,也就不会遇到意外……”

沈娇笑了,被打的脸颊越发胀痛,也不在意。

黎厉是不是被沈韵儿下了蛊?

她和他可是儿时相伴,青梅竹马,怎么抵不过区区外室之女!

“谁要她成全了?你本来就是我的,是沈韵儿不要脸肖想姐夫!这种假惺惺装模作样的小伎俩,竟能骗到聪明绝顶的黎厉黎首辅,更可笑了!”

都说沈将军的女儿娇蛮任性,那个卑微的外室之女柔弱可怜,被姐姐欺辱到了尘埃里。

世人皆俗,黎厉原来也不例外。

“沈娇,本辅从始至终都没对你有过男女之情,一切皆是你死皮赖脸,自说自话。早知道有一日.你会害死韵儿,我……”

说什么都晚了,黎厉攥紧指节,极力忍着杀死沈娇血祭韵儿的冲动,冷硬道:“好好守灵,别闹什么幺蛾子,否则本辅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黎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幕中,他厌恨的目光要是能化为实质,沈娇觉得自己早已体无完肤。

明明是沈韵儿那朵白莲花矫揉造作玩离家出走,然后半夜掉下护城河死了,这也能怪到她头上。

恐怕在黎厉眼里,自己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墓碑上的“爱妻”两个字无比刺眼,沈娇死死盯着,眼神落到那个不久前下葬的坟包。

那里面葬的尸体,已经被水泡得看不清面目。

那,真的是沈韵儿吗?

这个莫名的念头一旦冒出来,就止不住越来越强烈。

都看不清脸了,就算尸体上的手镯是沈韵儿的,也不一定就是她啊!

总觉得沈韵儿不会就这么死了。

沈娇撑着冷冰冰的身子,拼命的挖着土堆,手指都抠出了血,也像是没感觉一般。

鲜血不断涌出,旋即被雨水冲走,手已经痛到不像是自己的。

终于,沉沉的名贵乌木露出来,沈娇拼尽最后的力气推开棺材盖……

小说《做你手上的烟火》 第1章 挖坟 试读结束。

做你手上的烟火
做你手上的烟火
咸移仁/著| 言情| 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做你手上的烟火》是咸移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娇黎厉沈韵儿,书中主要讲述了:黎厉闭了闭眼,哑着嗓子说道:“尸体是你弄走的。”这句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可笑他还把萧萧送进监狱。“我不来怎么看到你有多爱我?我不来怎么看到你怎么折磨沈娇?”“本辅从没爱过你。”沈韵儿呵呵的笑了,粗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