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藏崔九
娇藏崔九

娇藏崔九 狂上加狂 著

连载中 柳眠棠崔九

更新时间:2020-09-21 10:05:12
独家完整版小说《娇藏崔九》是狂上加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眠棠崔九,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为妻之道,当注意夫君冷暖,按季添衫。

这些日子来,她身子见好,闲来无事,就又捡起了当初在娘家学了月余的针线功课,依着从李妈妈那问来的尺寸,用给她做里衫剩下的布料加了些许棉絮,总算做出了一件。

此时崔九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夹袄上有些粗大的针线,那眼神有种说不出的耐人寻味。

直看得柳眠棠有些后悔,真不该拿自己的短处示人,夫君若是嫌弃,就叫人没脸面了。

不过她的官人看了一会,到底是接了过来,又自脱了外衫,准备试穿。

柳眠棠的眸光一亮,重新活络了过来,殷勤地帮丈夫穿好,幸而尺寸还好,也算合身。在崔九挺拔的身姿映衬下,撑得衣衫很是有型,粗糙的针脚也显得不那么扎眼了。

于是崔九在贤妻眠棠的服侍下重新穿好外衣,又披上了披风。

只是系着那系带时,眠棠看着纤长优美的手指略显笨拙了些,几次都系不好,最后一用力竟然打了个死结。

崔九觉得脖子有些紧束,便用大掌微微握住了她的后脖颈,嘴角微翘着道:“你这是要勒死我吗?”

被他握住了后脖颈,她的整个人也被拢在了他散发着莫名淡香的气息里。她离他那么近,都可以看清他浓黑弯翘的睫毛,还有似乎笑意未及的深眸。

眠棠觉得他握着她的手劲有些大,下意识间便用了小擒拿的招式,反手想要卸掉他的手劲。

并非对夫君不敬,纯粹是习武之人的下意识格挡的动作罢了。

可是以前用的纯熟的招式,如今却因为手腕无力而全无威力了,结果身体一个失衡,便倒在了崔九的怀中。

她略显懊恼道:“赵神医不是说我大好了吗?怎么手上还没有气力?”

她逝去的母亲,曾是大燕赫赫有名的神威镖局扛把子的独生女,所以她三岁起就跟母亲习武,虽然十岁时母亲早亡,但她一直保留了每日习武的习惯。

可是现在看来,她的手脚许是大病一场的缘故,一直无力,大概留不住母亲传给自己的那些本事了。

崔九低头,将她满脸的懊恼之情看在眼中,倒是松缓了力道,将她慢慢扶起,垂眸盯看着她懊丧得惨白的脸颊,慢声道:“不是好了很多了吗?多出去走走,活动下筋骨,也许好得能更快些。”

说到这,他想了想,从里怀掏出了一个小巧的扁盒子:“这是江南含香斋调配的香粉,味道宜人,你明日梳妆可以增添些颜色。”

眠棠接过了那精致异常的盒子,这含香斋大约是专供富户的,不同于寻常的盛装胭脂水粉的瓷盒,竟然是鎏金镶嵌了绿松石的奢侈式样。

既然是夫君的心意,她自然要含笑收下,可是心里却叹了一声。所谓由奢入俭难,大约都是这般。夫君大手大脚惯了,花钱还是这般如流水,家里如今可不能像在京城那般用度了。

改日里,她要委婉地同夫君说一声,像这等耗费钱银的,不必给她添置了。不过接过粉盒的时候,她还是冲着他感激一笑。

笑靥如花,晃得人移不开眼,崔九定定看了一会,便一语不发转身而去。

柳眠棠目送着夫君高挺的身影消失在庭院的影壁之后,心里想着的是:他看着挺瘦斯文,可手劲真大,身上也是结实英朗得很,看样子好像也习武过呢。

在京城里时,她大都在院子里,已经是许久没有出街走动了。想着明日能出去闲逛一下,看看灵泉镇的风土人情,这心里还是有些雀跃的。

第二天一大早,还未等她起身,李妈妈已经端着洗漱的热水入屋唤着:“夫人,该起身了。”

柳眠棠懒洋洋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心道:平日里支使不动,今日倒是殷勤,不用喊便来侍奉人了。可见是夫君归家的缘故,让惫懒的老仆也捡拾规矩,用心差事了。

既然端来了热水,她便不好再赖床,只起身洗漱,绾发梳妆。

平日里,柳眠棠是不喜胭脂水粉一类的。可是昨日夫君的一番心意不好辜负,于是略微薄施水粉,点了一绛红唇。

李妈妈透着铜镜看过去,只觉得这女子当真的美得炫目,那股子美竟然隐隐透着股摄人的妖孽之气,不由得微微冷哼了一声。

柳眠棠已经习惯了李妈妈的阴阳怪气,趁着梳妆时,不经意地问:“李妈妈,我失忆前可曾重责过下人?”

李妈妈替她戴着银镯子,回道:“夫人待人宽和,并未重罚过下人。”

眠棠听了,回头冲着她微笑道:“既然不曾,李妈妈为何总是对着我意气难平,似乎有什么不满之处?”

李妈妈似乎没料到她会这般直言不讳,微微愣了一下后,咬了咬牙,跪下道:“奴家出身乡野,说话透着粗鄙,若有不周全之处,还请夫人见谅。”

见李妈妈认错,柳眠棠也不欲深责,只温言叫她起身。

自己到底是年轻,如今大病一场,早些时候,起身都不可自理,也难怪下人们失了规矩,不将她放在眼里。

李妈妈是崔家的老人,据说是看着九爷长大的,既然如此,看在夫君的面子上也不可太多深责。

既然敲打她后,她也识趣,那么这话便到此。

整装完毕后,她饮过了稀粥,挑拣了衣箱里一件掉色不太严重的白底暗花的衣裙穿上,然后便准备出院上马车。

可是李妈妈却说:“昨日东家的走的时候特意吩咐老奴,今日让夫人您步行出街,赵神医说过,您得多走走,那手脚才恢复得更好。”

此话在理,屋外阳光正好,趁着初升的日头还不灼人,在春花烂漫的香气里走走,的确是惬意松缓得很。

于是柳眠棠便带着李妈妈走出了青瓦屋宅。

此时已经是过了早饭时候,北街的男人们出工都早,北街的缝补的婆娘们也都聚在门口晒太阳。

那多舌的尹婆子一看青瓦院落的美妇人出来了,立刻自来熟稔的招呼道:“敢问这位小娘子怎么称呼?”

柳眠棠知道这些皆是左邻右舍,崔家就算没有落魄,也不过是商贾而已,可不能端着架子,招惹邻居们嫌弃。于是她停歇下来,微微含笑道:“夫家姓崔,只管唤我崔娘子好了。”

不过尹婆子却意犹未尽,继续发问道:“崔娘子的官人是做什么的,从何处迁来?”

眠棠含笑回答:“官人是商贾,从京城里迁来。”说完便举步想走。

可是尹婆子却眼巴巴地站起来问:“既然是商贾,在何处置办了店铺?”

这个柳眠棠就有些答不出来了,她不禁回头看向了李妈妈。

说起来,这话她也问过李妈妈,李妈妈当时含糊地说是镇子里,可是哪一处,也没说清楚。

现如今听邻居问起,自然要李妈妈回答。

那李妈妈许是早晨被她申斥了一番,一直心绪不佳,此时被几个多舌的婆子堵在巷子里,本就发黑的脸,似乎透出了青紫色,只瞪眼嘬舌了一会道:“奴家整日守着夫人,那店铺在何处也不大清楚。”

见没问出新邻的家底薄厚,尹婆子心有不甘,却依然热络道:“娘子别嫌我多嘴,实在是我们这些婆子都是镇上的老人,哪家店铺的风水几何,过手几次,都熟悉得很,娘子日后若有疑问,便来寻我问,婆子我一定知无不言……”

告别了热心的新邻,眠棠终于可以顺利走出了北街。

灵水虽然是小镇,可是天南海北的客商云集,也是热闹得很。

不过她的心思却不在摆着各色货物的摊位上。素不相识的邻居都知道要打听的事情,她这个当家的夫人,却一问三不知,实在是叫人汗颜。

“李妈妈,若是今日夫君的小厮回来取饭,记得问清柜上在哪,夫君日夜操劳,想必三餐都不应时,今天晚上,你做些可口的饭食,我亲自给夫君送去便是。”

听夫人这么一说,李妈妈的黑脸上似乎又打翻了一缸酱油,迟疑道:“东家事忙,这几日大约都不会回来,夫人无须担心,东家身边的小厮都是心细会照顾人的。”

柳眠棠微微一笑,不再言语,继续举步往前走去。

大燕民风开放,大多女子出行都不戴兜帽,尤其地处江南,更是短衣长裙,雪颈媚颜展示人前。

眠棠入乡随俗,也是如此。可是她个头高挑,五官明艳,今日又淡施粉黛,在街市上着实的惹人,引得周围的路人摊贩频频回首而望,小声议论这是哪家的娘子。难不成是天上的仙子下了凡间不成?

偏偏官人所定的布行,正处灵泉镇最熙攘之处,是以跟随在柳眠棠身后之人,也是越聚越多。

以至于李婆婆护着她一个,有些寸步难行了。

灵泉镇里商贾多,那烟花巷子也多,浪荡子更是无数。见脸生的佳人落单,身边并无男丁跟从,肯定不是什么大户的夫人小姐,便大着胆子上前调戏。

“敢问小娘子这是往何处?玉笋似的脚儿可别走得肿了,本公子有软轿一顶,若是不嫌弃,可跟我挤一挤呢!”

小说《娇藏崔九》 第3章 第3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