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混沌七国
混沌七国

混沌七国 清濯我缨 著

连载中 扶苏澜怜

更新时间:2020-09-21 14:40:41
主角叫扶苏澜怜的小说是《混沌七国》,是作者清濯我缨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盘古手持巨斧将一股混沌劈开,这股混沌一分为二一份为凡世,一份为混沌世界……公子扶苏为秦始皇长子,他拔剑自刎于上郡后又在混沌世界重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酉时将至。

南冠走进寝宫中,一女子正背着身在梳妆打扮。

“容鹤,今晚晚宴上你一定要将扶苏的心给我牢牢“抓”住,他可是我地之国取胜天之国的法宝,必要之时你宁可牺牲色相也要将他给我留下,为我地之国所用。”

“知道了啦,这扶苏究竟是何等高明、神勇的人,居然要你牺牲我来挽留……。”

“我知道我这样做十分对不起你,不过我南冠爱美人更爱江山,天之国是我地之国的心头之恨一定要将其摧毁,以慰我南冠先祖在天之灵。要是那扶苏看上了你,想让他留下就简单多了。”

南冠走到容鹤身后,桌上的黄铜镜中映照出一张秀色可餐的脸。容鹤站起身,南冠搂着她的腰,她转过身来两人抱在一起眉目传情。

“好了,我先去大殿了,你也快赶来。对了,你在这晚宴上跳段舞如何?那扶苏一定会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好的呐,谁叫我是你的人。”

南冠与容鹤相视一笑,他关上寝宫门走向大殿。

“想不到诸位来的如此早。”

大殿上已经聚集了两三个人,他们都是地之国声名显赫的人物是南冠的心腹。

“拜见君主。”

众人下跪行礼。

“请起,今晚叫诸位过来参加这个晚宴是为了庆祝我军已经大破天之国一事!想出破城之法的是森之国的公子扶苏,我们一定要招揽到这位人才为我地之国效力,再为我地之国将离镜叛徒彻底灭掉。所以,你们一定要倾其所有去说服扶苏。”

“是!君主!”

众人纷纷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让诸位久等了,不好意思。”

扶苏与诗影匆匆赶到,扶苏被那些奇珍异宝吸引把玩着是爱不释手而南冠下令让潼关好好伺候着,潼关又不敢前去打扰。

“哟,扶苏到了,请上座。”

“扶苏拜见地君。”

“不必拘礼,不必拘礼,今晚这个晚宴可是为你准备的。”

“能得地君赏识,我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啊。”

“为何轩柏左将军还未到?”

南冠询问着一旁的宦官。

“我们并不知道。”

“好吧,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公子就是仅用两千兵马就大破了敌国的扶苏。扶苏,这位是我地之国左丞相‘黄洋’,这位是右丞相‘林燃’,这位是右将军‘锡獒’……”

南冠给扶苏一一介绍完殿上人物后众人双手握拳向扶苏行礼扶苏已握拳回礼。

“拜见君主!我来迟了,破坏了各位的雅兴真是对不住。”

轩柏在此时走进殿内。

“扶苏,这位是轩柏左将军你们之前已经认识了吧?”

“认识。”

“扶苏原来你在这里,你可让我好找啊。”

南冠坐在主位上,扶苏、诗影和左右宰相坐在上座,四个将军坐在下座。

“好了,人到齐了,我们的晚宴正式开始。”

宫女们将酒菜端到各自的位置上,一场饕餮盛宴正式开始。

“扶苏,我这地之国的酒菜可还合你的口味。”

扶苏抿了一口酒。

“好,这酒味道真好!和它相比我之前所饮之酒都不免显得有些逊色。”

“哈哈哈,扶苏公子果然是人中龙凤,只是抿了一口就能知道这酒是好是劣。扶苏公子是人中龙凤这酒也就是酒中龙凤,这酒名为‘龙樽’,便是天上仙人闻了这酒都会垂涎三尺啊。”

“这酒真是不错啊。君主拿出如此好酒招待我等真是十分重视扶苏公子啊。”

“是啊,是啊。”

众人吹捧着南冠的所为,扶苏也看出了他们的用意。

“这南冠为了招揽我真是用心十足啊。”扶苏心想。

南冠拍了拍手。一个穿着暴露的尤物进走殿内,她扭动着自己的腰,身上的香味弥漫在大殿之中。曼妙的舞姿让大殿上的人都咽了口口水。诗影见到如此暴露的美人儿竟也羞红了脸。

“这,这不是美人榜上排名第七的容鹤吗?想不到君上居然……”

“哈哈哈,我南冠想要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得到的。”

南冠观察着扶苏的一举一动,场内所有人都因为容鹤的出现或多或少变得有些激动而扶苏却依然喝着酒仿佛如无其事一般。

“扶苏公子为何只是喝酒,是妾身的舞蹈不好看吗?”

容鹤跳着舞来到扶苏身旁,扶苏见她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有些慌乱。那容鹤长相虽不及美人榜第三的诗影动人,但她那销魂、婀娜的舞姿与那隐隐若现的雪白肌肤才是她的‘致胜法宝’。

“没,没有。容鹤姑娘的舞蹈变化万千,婀娜多姿……”

容鹤坐在扶苏身旁将头贴在扶苏的胸口上柔情似水的看着扶苏。扶苏心跳加速,羞红了脸。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想让自己早点沉醉。

“公子生的如此俊俏,妾身真想躺在公子怀里睡上一觉呐。”

容鹤嗅着扶苏身上的味道,表情显得十分陶醉。见到如此**妖娆的美人,宴上的宾客都早已垂涎欲滴就连看起来已到耳顺之年的黄左丞相也瞪大了双眼,不停地吞着口水。

“地君,我有点醉了先去殿外吹吹风,在下告辞。”

见扶苏竟然如此不近女色让南冠也大为失落。

“好,扶苏公子等下一定要记得回来,还有一道极为罕见、丰盛的大菜没上呢。”

扶苏拉开了倒在自己怀里的容鹤站起身径直走到殿外。容鹤也大吃一惊世间居然有男子面对她投怀送抱居然不为所动,心中对扶苏甚是钦佩。

“地君,我也先告辞一会儿。”

诗影见扶苏走出大殿也向众人告辞走出去找寻扶苏。

“原来,扶苏公子是早已心有所属了吗?这次我真是失策了啊。”

南冠看着扶苏的背影小声自言自语到。

“你先行退下吧,容鹤。”

“是。”

容鹤也走出大殿,殿内又平静了下来。美人离去让众人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这可如何是好。连容鹤也拿扶苏没有办法。”

南冠起身背着走走到大殿中央,是一路走一路叹,众人见君主如此也急忙站起身来。

“君上莫急想必那扶苏公子也并非是无懈可击,是人就一定会有贪念轩柏左将军与扶苏相处时间最久不如让他去劝劝扶苏公子……”

左丞相黄洋走到南冠耳边小声说到。

“让轩柏左将军去劝劝吗?嗯……这也是个办法……”

轩柏疑惑的看着南冠,南冠皱着眉头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好吧,如果扶苏不答应就让轩柏去劝劝。如若他再不答应也绝不能让他落入敌国手中,到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左丞相黄洋点了点头,如果扶苏在不答应他们就会将扶苏彻底铲除,他们地之国得不到的其他国也别想得到……

“好了,我们继续吧。”

南冠走回自己的位置举起酒杯喝起酒,殿上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扶苏,你今天是怎么了?我看你好像身体很不舒服……”

扶苏坐在石凳上一手撑在石桌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没。我只不过是有点喝醉了,头晕而已。”

“不可能,你才喝了几杯酒,你的酒量我知道。”

诗影坐在一旁,身后的桂花落在了她的衣衫上。夏季已过渐渐已经入了秋,天气却还是有些闷热尽管白日下过一场雨。

“我确实是醉了,但并不是因为酒,我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头晕啊。”

扶苏闭着眼皱着眉头。

“什么答应不答应的?扶苏,你在说什么。”

“地之国君主想招揽我替地之国效力一事。”

“答应他呗,这样你至少能当上一个总军师了,你不就有钱有势咯。”

扶苏听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站起身气愤的看着诗影。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不是儿戏?我答应他们地之国就意味着我会再一次替他们策划攻城之法,到时候又会有多少将士葬身战场,葬身于异国他乡?又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我扶苏会醉,但绝对不会醉心于功名利禄。想不到在你眼里我扶苏就是一个爱财如命的小人?罢了,今日晚宴一过我就随你与轩柏共赴森之国,救出你爹爹与太公后我们就各自相忘,此生再不相见。我就讲从你这里所得的全部还你!”

扶苏解下腰间的苍青纹牌放在了石桌后,气冲冲的走开了,诗影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戏言竟然会让扶苏如此生气,她呆呆的站在原地桂花又被微风吹落,落在了她的发梢上,这一阵风让诗影感到一丝丝寒冷。

“扶苏,等……等,对不起。”

扶苏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走回大殿中。再次出现在大殿上,他的神情略显恍惚、沮丧。

“你从我这里拿走的岂是此物?你拿走的是我胸口中的这颗心……”

诗影望着扶苏远去的背影,她拿起桌上的纹牌放在胸口,紧紧的捂着它。

“既然扶苏公子已回,我这就下令开始准备今夜最后一道菜肴吧。”

“请问君主这最后一道菜究竟是何物?为何如此神秘?”

轩柏问到,南冠高声大笑摸着自己的胡子。

“这最后一道菜可是极为罕见,可谓是凡人尝不到的美味。”

“哦?究竟是何?”

殿上众人议论纷纷。

“这最后一道菜就是那苍穹之上的飞龙。”

“龙?”

众人听后诧异无比,扶苏也喃喃到。

“没错就是龙。这龙可是这世间绝味吃后更能益寿延年,这龙肉是爽滑鲜嫩啊。这龙是极为罕见哪,我这一国之君也才有幸吃过几次而已。”

“老朽活了快三千年之久也就在苓皇子诞辰这一大喜之日品尝过一次。那龙肉还真是鲜嫩美味啊,晶莹剔透的,吃下后肚子里会变得暖暖的,过后整个人都会更加精神。现在回想起那龙肉还是让我止不住口水直流啊。”

那左丞相黄洋是一边说一边用衣袖擦着自己嘴角的口水,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缝。他对那龙肉是赞不绝口。

“能让我去看看那龙吗?我还从未见过。”

扶苏起身向南冠请求。

“好,你就随本君一起去看看那小白龙。你们诸位在此等候。”

“是,君主。”

众人齐声应和。扶苏随南冠走出了大殿来到一个另一个大殿里。大殿里灯火通明,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铁笼子,笼子里竟然真的关着一条白龙,那白龙看着还很幼小却依然有十丈长,四爪与嘴都被一条绿色绳子所缚,白龙闭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却依然能感受到它的气息。

“这世间竟真的有龙!”

扶苏看着龙大吃一惊,他瞪大了双眼屏住呼吸注视着笼里的白龙。

“吼!”

那白龙察觉到有人靠近睁开了双眼挣扎着。那绳子虽细却紧紧的束缚着它无论它如何挣扎都难以解开,让它无计可施。

“怎么样?扶苏这龙可是货真价实,是条真正的龙,我地之国派出三十名赫赫有名、剑法精湛的剑客才将它抓住。来人,准备好刀斧将它杀掉上菜。”

“是。”

过了一会儿走进来一群人,他们手持刀,斧朝那龙走去。

“可是龙不同于其他动物,它们有灵性,通人性将它们杀掉是不是太……”

“诶,扶苏公子,这个世界可是属于我们人类的,而不是这些异兽、妖怪。”

那白龙在地上挣扎,嘴虽被绳子捆住却一直发出“嗷,嗷”的叫声就像是在向扶苏求救,那一群壮汉用绳子将这铁牢笼吊起拿着刀走进它的身旁。

“嗷嗷。”

扶苏看着它,它也看着扶苏,它的眼角留下泪来,众人举起刀朝它挥去,扶苏闭上眼血淋淋的一幕在他眼前出现。

“等一下!”

扶苏睁开眼大喊到,那几个人停了下来,刀离那龙仅仅只有一寸长短。

“扶苏公子怎么了?”

“能不能别杀它。”

“哈哈哈,它可是畜生,是不懂言语的怪物,是异兽。扶苏公子何必心生怜悯?”

“你放了它,我就答应你为你地之国效力。”

“哦?真的?”

扶苏点了点头,南冠捋了捋胡子若有所思。他在权衡为了扶苏放掉这只花费千金才捕捉到的龙到底是不是明智的选择。

“嗯……好吧,只要你扶苏为我地之国效力,放了这畜生也不是不行,哈哈哈。”

“是,地君。”

“哎,扶苏公子该改口了你现在可是我地之国人应该叫我君主了。”

“是,君主。”

“不过,你以前既然是森之国人,那么我就准许你见到我不行下跪之礼,如何?”

“谢谢君主。”

扶苏弯着腰低着头向南冠行着礼,南冠大笑起来将扶苏扶起。

“好,免礼。这条龙就随你处置。本君先行回大殿了。”

“君主慢走。”

扶苏叹了口气走到那白龙身边,他蹲下想摸摸那龙却又把手收了回来。

“你们先行退下吧。”

“是,扶苏公子。”

众人拿起刀、斧走去大殿,整个大殿内就剩扶苏与这只龙。扶苏拔出腰间的剑将那龙身上的绳子斩断后,那龙慢慢从地上爬起用舌头舔拭着自己的爪,那绳子将它四爪都勒出了血印。

“救你一命而放弃全城性命我还真是愚蠢呐,哈哈哈哈。”

一想到自己要为地之国效力,替地之国出谋划策,今后会战火不断,又会有不少人家破人亡,让扶苏不禁暗自神伤,泪水滑落。

“战争、生死最终还是无法避免。”

那龙舔了舔扶苏脸上的泪,扶苏抬起头看了看它,扶苏站起身朝殿外走去。白龙看着扶苏离开随后飞了出去。扶苏抬头望着它心里五味陈杂。

“嗷。”

白龙在天上看着扶苏,扶苏也抬着头看着它,扶苏向它挥了挥手示意它快走。

“别再被抓住了,下次我可就救不了你了。”

说完扶苏走向大殿,白龙久久没有飞走它在天上顿住了。突然,一阵狂风吹过,扶苏用手遮住眼转过头。

“已经走了吗?”

白龙已经没了影,扶苏笑着摇了摇头,他认为这个交易他并没有亏,他已经想好了打算。

“公子。”

一个清脆、温柔的女子声音传入扶苏耳中,扶苏回头一看却并未看见人。

“公子。”

扶苏朝声寻去却依然不见人影,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我这是喝醉了吗?”

“公子,我在这里,我在你的玉佩里。”

扶苏取下腰间的玉佩拿起放在眼前。

“玉佩?玉佩怎么会说话?”

扶苏吓了一大跳,醉意全无。这声音并不是自己幻听而是确确实实从这玉佩中传出。

“说话的不是你的玉佩,而是我。”

“你是谁?”

扶苏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玉佩。

“我就是公子救下的那只小白龙。我钻进了公子的玉佩里。”

“哦?你是那只白龙?你是如何钻进我的玉佩的?”

又是一阵大风刮起,那只白龙又出现在扶苏眼前。

“真的是你!你刚才居然真的在我的玉佩之中。”

那白龙点了点头又钻进扶苏的玉佩中。

“我就是如此钻进公子玉佩之中的。我已经无处可去能否待在公子的玉佩中?”

“玉佩中住的可还舒服,如果舒服就留下吧。”

扶苏将那玉佩重新绑回自己腰间。

“为何不说话?”

“我好饿。”

“龙吃什么?”

“吃肉。”

“吃肉吗?我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肉。”

扶苏摸了摸腰间的玉佩朝大殿走去。

“谢谢公子。”

“叫我扶苏吧,你叫什么名字?你们龙有名字吗?”

“好,扶苏公子。我没有名字。我出生就从未见过其它龙我也不知道龙有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吗?我帮你取一个名字,如何?”

“谢谢扶苏公子。”

“你全身都是白色毛绒如同雪一般,龙又是瑞兽。不如就叫你‘雪瑞’如何,怎么样可还喜欢?”

“雪瑞吗?很好听呐,谢谢扶苏公子。”

扶苏脸上露出笑容走进大殿内。诗影依然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这让扶苏有些担心。

“扶苏,你知道诗影去哪里了吗?”

轩柏走到扶苏身边问到。

“我们一起到别苑里坐过一会儿,怎么她还没有回来吗?我俩商量好晚宴一结束我们就去森之国救影门门主。”

“没有,我先出去找一下她,等下我在大殿外等你们。”

就在此时诗影出现在殿外,她眼眶湿润,扶苏知道她刚才一定偷偷又哭过。见诗影又重新出现轩柏也松了口气。她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喝了杯酒。诗影以前并未喝过酒这次是她第一次尝试酒的味道,仅一杯就让她头晕起来。

“各位,今晚宴上吃不到龙肉了,不过现在扶苏公子就是我地之国将士了!”

众人站起身举起酒杯。

“恭喜君主得此良将。我地之国攻破天之国指日可待!”

林燃恭维着南冠,众人也开始效仿着林燃。

“现在我就封扶苏为我地之国上卿,赏城府一座,黄金五千两,白银三万两,赐血金纹牌且扶苏上卿不需向我行跪礼,那晚破城的两千将士也全部赏赐给扶苏供扶苏调遣。那两千将士也各赏黄金五十两,白银一千两以及铁身纹牌。”

“谢君主赏赐。”

扶苏弯下腰朝君主行礼。众人见扶苏竟然如此得南冠厚爱也纷纷朝扶苏行礼恭维着扶苏。

“君主,轩柏因不胜酒力先行告退。”

“好。”

轩柏走出大殿,诗影见轩柏已走也向南冠请离。

“君主,在下也……”

“诶,扶苏上卿你可是这晚宴的主角你怎么能走?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扶苏也正准备想请离话未说完就被南冠制止了。

“好!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扶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南冠等人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为何扶苏还没出来?”

轩柏与诗影正在大殿外的雪梅树下等待着扶苏。

“我们先走吧,轩柏叔叔。”

“不等扶苏一起吗?”

“不用了。”

二人牵着马走出王宫翻上马背赶往森之国。

子时已过,殿内静悄悄的,众人醉倒在地呼呼大睡着。

“就那这个给你吃吧。”

扶苏拿起一个羊腿走出大殿来到刚才那个别苑中。

“小瑞?出来吃肉啦。”

扶苏解下玉佩小声对着玉佩说到。

“终于有东西吃啦!”

雪瑞从玉佩中飞出扶苏将羊腿放到雪瑞的嘴中。

“小瑞,玉佩这么小你是如何钻进去的?”

雪瑞一口就将嘴里羊腿咽下肚。

“因为我能变小呀,一个羊腿吃不饱哪,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吃烤过的羊腿耶,味道真不错。”

“你变小给我看看。”

雪瑞转了一圈,摇身一变真的变小了仅仅只有手指那么长。

“你能变这么小为何还被那绳子捆住了?”

“他们用剑鞘将我打晕放到那个铁笼里,那个绳子可是个法宝被它捆住就无法挣脱了。”

“我把那绳子给斩断了岂不是十分可惜……”

“没关系的,那绳子斩断后第二日辰时就能恢复原样。”

“竟有如此法宝?”

“扶苏公子我好饿。”

“他们都在大殿里睡着了你随我去大殿吃个够吧,今晚他们一直都在喝酒并未吃过肉,肉都还在一定够你吃了。”

“好,我们快走吧。”

雪瑞变小后飞在扶苏耳旁两人又回到大殿内。雪瑞大口大口地吃着肉。

“想不到你身体变小了胃口居然还是如此大。”

“被他们捆了几天了,一口东西没给我吃差点就把我饿死了。”

雪瑞吃着佳肴,扶苏喝着酒。

“扶苏公子,来喝。”

躺下的林燃突然立起身来开口说话把扶苏下了一大跳。

“雪瑞快躲起来!”

扶苏对身旁的雪瑞小声说到。

“来!喝!”

扶苏举起酒杯走向林燃,林燃却突然倒下了。

“原来是梦游啊。吓死我了。”

“扶苏公子我吃饱了,这次吃得好饱,这些东西都好好吃。”

“那当然,这些可是御厨们亲手做的。要是我当时没救下你,你也会变成这些佳肴被人吃下。”

雪瑞飞向扶苏,蹭了蹭扶苏的脸。

“你在干嘛。”

“我在感谢你呀,扶苏公子。”

“吃饱了吗?吃饱了我们就走吧。”

扶苏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可是我还有点渴。”

“我们先一起去宫外,我给你找水喝。”

雪瑞飞进酒杯之中喝着酒。

“喂!小瑞你在干嘛!”

“我在喝水呀。”

“这个可是酒!”

“这水真……好喝……我还要再喝一口……”

雪瑞话还未说完就醉倒了摔在了地上,扶苏将雪瑞捡起放进了自己胸口处。

“没想到龙如此不胜酒力啊。”

扶苏走出王宫,乐仲等人正在宫外等候着他们靠在马车、箱子上睡着了。

“怎么都在这儿睡觉啊。”

扶苏看了看熟睡中的将士也靠在马车上睡着了。

“扶苏将军,扶苏将军。”

扶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

“已经辰时了,大街上的百姓都看着我们呢。”

“什么?”

扶苏急忙起身太阳已经高挂在空中,大街上人山人海,自己正靠在马车旁。

“这些箱子是何物?”

“箱子里都是君主赐给你的黄金白银,还有这个也给你。”

乐仲拿出一个小木盒子递给扶苏,这盒子做工十分精细,雕刻也相当精细。

“这又是?”

“这是潼关达人昨晚交给我的让我务必要亲自交到你的手上,我要是偷偷打开被他知道了就要砍了我的头。”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遭了。”

扶苏拉下外衣,看见雪瑞还趴在自己的身上睡着觉这让扶苏松了一口气。

“将军,这小蛇是?”

“这是我昨晚救下的,它叫雪瑞是一只白色的龙。”

“将军这小蛇怎么看都不是龙啊。”

扶苏将雪瑞放在自己手掌上用手指摸了摸它头上的小角。雪瑞慢慢的睁开眼,抖了抖身上的绒毛。

“扶苏公子。”

“这小蛇居然还会说话。”

雪瑞一开口就将乐仲吓了一跳,雪瑞从扶苏掌上飞起,扶苏打开了那个小木盒子里面装着一块血金纹牌。扶苏将纹牌拿出系在自己的腰上。

“雪瑞快回玉佩里去,这里这么多人他们发现你会把你抓起来吃掉的。”

雪瑞听后立马钻回了扶苏的玉佩之中。让乐仲看的是目瞪口呆。

“将士们拿到铁身纹牌和赏赐了吗?”

乐仲从衣袖中拿出两锭黄金,笑的合不拢嘴。

“将军真是神人呐,我们才跟着将军就戴上了铁身纹牌我娘知道了不知道会乐成啥样。扶苏将军如此年少就戴上了血金纹牌真是厉害啊,我更加佩服你了……”

“行了,行了,闭嘴。你知道上卿府在何处吗?”

“哦,潼关大人还给了我一张地图,我拿给你啊将军。”

乐仲又从衣袖中拿出衣袖递给扶苏,扶苏翻上马上,打开地图朝上卿府走去。两千名将士跟在身后护送着三个大箱子,街上众人看到都纷纷避让,这气派宛如君主出征一般。

小说《混沌七国》 白龙“雪瑞”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